爱创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50年代末,刘思齐曾秘密赴朝为毛岸英扫墓

2019-10-15 15:39| 发布者: 网编木子| 查看: 417| 评论: 0|来自: 国防部网站

摘要: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毛泽东主席把长子毛岸英送往战火纷飞的朝鲜。时任志愿军政治部政治部组织部长的任荣,曾与毛岸英结伴跨过鸭绿江,一同在志愿军总部工作和战斗。毛岸英牺牲后,任荣又陪刘思齐秘密赴朝为毛岸英扫 ...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毛泽东主席把长子毛岸英送往战火纷飞的朝鲜。时任志愿军政治部政治部组织部长的任荣,曾与毛岸英结伴跨过鸭绿江,一同在志愿军总部工作和战斗。毛岸英牺牲后,任荣又陪刘思齐秘密赴朝为毛岸英扫墓。


毛泽东和毛岸英
以下是任荣将军的讲述实录:
“啊,你的父亲不是毛主席吗?”任荣问毛岸英

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美帝国主义为了维护其在亚洲的霸权地位,推行其全球侵略扩张政策,出兵干涉。针对美帝国主义妄图以战略的速决战吞并朝鲜的阴谋,

10月8日,毛泽东主席发布命令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并立即准备出动。同时任命彭德怀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遵照毛主席的命令,东北军区抽调部长级及科级干部若干名到志愿军政治部工作,我(时任东北军区政治部组织部副部长)主动提出请求参战。党委很快批准我入朝参战,并要我带一批干部去。10月19日晚,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开赴朝鲜战场,与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

10月23日,我们总部机关奉命入朝。说是总部机关,实际上是以十三兵团机关为基础和刚从各部队抽调来的人员组成的精干工作班子,许多人互相都还不认识。当天上午出发,我们乘车由丹东沿鸭绿江北岸,向长甸河口前进。

1968年8月26日,毛泽东主席在京西宾馆接见西藏军区等单位的领导干部,在主席台与任荣亲切交谈。

我的车上坐着一位年轻英俊的俄文翻译。从他的相貌看,我似乎在哪里见过,但一时又想不起来,于是我们一问一答地交谈了起来:“你叫什么名字?” “毛岸英。” “你是怎样学会俄语的,参军前干什么工作?” “我在苏联学的俄语,回国后务过农,做过工,当过工厂党总支书记,刚结婚不久。” “你是新郎,离家打仗她乐意吗?” “乐意,可支持我啦!”稍停顿了一下,他继续说:“我父亲叫我参加志愿军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你父亲思想挺进步的。你在工厂多好,参军打仗多苦,多危险啦?” “我不怕!战争能锻炼人。”

我们的谈话到此结束,他那思想挺进步的父亲叫什么名字,是干什么的,我没有问,当时也没想到要问。午饭前到达长甸河口。吃午饭时,我与毛岸英在一起,又边吃边交谈了起来。

“你在苏联吃什么?”

“面包、牛羊肉、土豆。”

“有大米吗?”

“没有。”

“你回来吃大米,还是吃小米?”

“白面、大米、小米都吃。”

“你什么时候务的农呢?”

“回国后务的农。”

“留洋回来是有学问的人,怎么还去务农呢?”

“我父亲叫我去的。”

“你在哪里务的农呢?”

“在吴满有那里。”

他一说吴满有,我突然明白了,吴满有是抗日战争年代陕甘宁边区的著名农民劳动英雄,毛泽东亲密的农民朋友,当时他的名字是无人不知。于是,我对他说:“啊,你的父亲不是毛主席吗?”

他说:“是的。”回答是那样的自然平静。

接着,他还谈了他们兄弟怎样由国内转到法国,尔后又转赴苏联学习等情况。我说:“你称得上是历经万水千山,受尽千辛万苦啊!” 我身在车上,心却久久不能平静。毛主席毅然决然把自己的儿子送往战火纷飞的朝鲜战场,与世界上有着第一流装备的美国侵略者面对面地打仗,这是多么崇高的品德,多么伟大的胸怀啊!

听到毛岸英牺牲的消息,我的心情异常悲痛

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开始后,我在20军前指,同张翼翔军长、谭右铭副政委、兵团陶勇副司令员在一起,了解部队的情况。期间,总部遭到美机轰炸。从前线回到总部,同志们就给我讲了被炸的情况。

原来,11月25日第二次战役发起的时候,拂晓后,几架美军轰炸机掠过总部上空,接连扔下许多银白色而发亮的凝固汽油弹,直接命中彭总办公室。顿时,木屋浓烟滚滚,一片火海。突然有人发现秘书毛岸英、参谋高瑞欣还在木屋里,估计是还没能撤出来……但是,已经来不及了,熊熊大火已经把木屋全部烧起来了,真是抢救无门,束手无策,个个焦急万分。敌机飞走后,大火被扑灭,在灰烬中寻到了两位烈士的遗体。

几个小时后,工兵同志钉了两口薄木棺材,用白布将两位烈士的遗体裹起来。大家怀着极为悲痛的心情,将烈士安葬在大榆洞山上。

听到毛岸英牺牲的消息,我悲痛至极。一个多月前,我和他在入朝途中汽车上的谈话,长甸河口吃饭时的交谈,后来在彭总办公室日夜工作和学习的身影,他和彭总下象棋我观战的情景,都一一浮现在我的眼前。他是一个年轻、活泼、朴实、能干、好学的秘书兼俄语翻译。他不愧是毛泽东主席的好儿子,中国青年的楷模,我为他的牺牲感到万分惋惜,并特地到他的墓前悼念。

1958年10月,志愿军全部撤军回国后,我继续担任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的中方委员,但没有住在朝鲜,而是回国在驻辽宁丹东市的第50军任政治委员。军事停战委员开会需要我参加时,乘上配有特殊标志的专车,带上工作人员,跨过鸭绿江,直去板门店,开完会又回到工作岗位。

1959年2月上旬的一天,我接到中央军委秘书长、总参谋长罗瑞卿大将从北京打来的电话:“毛主席的长子毛岸英在朝鲜战场牺牲8年多了,毛主席的儿媳、毛岸英的爱人刘思齐提出来,要和妹妹邵华一起,到朝鲜去为毛岸英扫墓。

毛主席对她说:到朝鲜去看岸英,好啊!这件事不要惊动朝鲜党和政府,具体怎么去请军委安排。任荣同志你看么办好?”

我回答说:“这好办,我是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委员,经常去朝鲜开城市开会,她们可以作为我的工作人员,随我去朝鲜。” 罗总长一听,说:“这好哇,就按你的意见办。”几天后,刘思齐和邵华乘火车到达丹东。

见面后,刘思齐对我说起向主席提出这次扫墓的经过:“父亲身体很好。在百忙之余,也时常思念自己的亲人。他多次说,是他亲手把岸英交给彭大将军的。那是在彭总担任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即将离京时,父亲设便宴为他饯行,并在席间替岸英第一个报名参加志愿军,让彭大将军把岸英带到朝鲜去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同时到战争中锻炼锻炼。岸英牺牲后,父亲是很悲痛的,我更是悲痛不已,是父亲含泪安慰我,给了我巨大的力量。当时,有不少人向父亲建议,把岸英的遗体运回国内安葬。可父亲说,天下黄土埋忠骨,就让他和志愿军烈士们在一起,和朝鲜美丽的江山同在吧。时间一晃,岸英牺牲8年多了,我早就想去他的墓地看看他。当我把这个想法向父亲提出后,父亲说:好,我赞成。我也想岸英,但我不能去看他,只有你去,你是他最亲爱的人,还是烈士的亲属,应该去看看。你去看他是以烈属的身份扫墓,不能大张旗鼓,不能惊动朝鲜的党和政府。父亲最后还说,我来回的路费和一切花销,全部由他报销。”

毛主席的这番话深深感动了我,我眼眶里的泪珠儿便籁籁地掉下来了。当年毛岸英那英俊的身影又浮现在我的眼前,我也想借此机会再次去悼念毛岸英同志。

出于安全考虑,我决定乘火车入朝,并特别叮嘱刘思齐姐妹俩:“为了‘不惊动’朝方,火车到达新义洲口岸时,边境检查人员照例会上车检查,如果问你们是什么人,你们就说是我的随从工作人员,执行公务。有什么问题由我出面交涉。”

毛岸英墓

刘思齐泣不成声:岸英,我代表父亲来看你来了

2月中旬的一天,我带着秘书兼翻译,与刘思齐、邵华登上开往平壤的国际列车赴朝。

列车通过鸭绿江大桥到达朝鲜新义洲站停了下来。朝鲜入境口岸检查站的执勤人员上车检查,我递上护照后,指着刘思齐姐妹俩说:“她们都是我的随行工作人员。”检查人员二话没说就把护照交还给我,放行了。列车到达平壤,我国驻朝鲜大使馆的车将我们一行5人接到大使馆休息一天,做些扫墓前的准备。我和乔大使还向刘思齐介绍了毛岸英墓的一些情况。

毛岸英烈士的墓,安葬在桧仓郡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内。这个陵园是我任志愿军政治部组织部长时,参与承办组织修建的。1955年秋初步建成时,就把毛岸英烈士的墓由大榆洞迁来这里。

白色圆形的墓前竖有墓碑,正面为“毛岸英烈士之墓”,背面刻有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题的碑文:“毛岸英烈士原籍湖南省湘潭县韶山冲,是中国人民领袖毛泽东同志的长子,1950年11月25日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英勇牺牲。毛岸英同志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的精神将永远教育和鼓舞着青年一代。毛岸英烈士永垂不朽!”

为了“不惊动”朝方,我和乔晓光大使商定并征得刘思齐的同意后决定,除刘思齐姐妹外,我及大使馆都不献花圈,以免引人注目;大使馆派两辆车和一名女秘书陪同,由我带领前往桧仓。我们一行6人乘车由平壤出发,两个多小时后到达桧仓郡西北山坡上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我带领着刘思齐和邵华在前,陪同人员紧随其后,沿陵园拾级而上,穿过由郭沫若题词“浩气长存”的牌楼,来到纪念碑前向所有的志愿军烈士默哀致敬。然后,走过耸立着志愿军烈士铜像的广场,登上最高处的志愿军烈士群墓前。我指着一座白色圆形墓说:“那就是毛岸英烈士的墓。”

刘思齐和邵华眼泪立刻夺眶而出,急奔向前,在墓碑前肃立默哀,鞠躬致敬。我们也默哀致敬。刘思齐和邵华跪在墓地,双手抚摸着墓碑放声痛哭。我们的眼泪也禁不住流下来。

刘思齐哭得撕心裂肺,失声断气,泣不成声地说:“岸英,我来看你来了,代表父亲来看你来了。这么多年才来看你,来晚了……”刘思齐串串泪珠汇成泪河,极度的悲伤使她数次差点晕倒。我惟恐她俩悲痛过度,加之天寒地冻衣着单薄,便和随行人员一起多次劝她俩节哀,身体健康要紧。又过了许久,我和两位陪同人员不得不把仍在痛哭的她俩连拉带劝地搀扶起来,再沿毛岸英的墓缓缓绕行一圈。

临离开墓地时,刘思齐边抽泣边在毛岸英的墓地捧了一把土,用手绢包起来,紧紧地握在双手里。我和她俩一起再次向毛岸英烈士墓三鞠躬,作最后的告别。姐妹俩一步一回头地缓慢挪动着脚步,刘思齐望着毛岸英烈士的墓,喃喃地说:“再见了,岸英。安息吧,岸英,你永远活在我心里。”最后我带她们围着整个陵墓缓慢绕行一周,向安葬在这里的全体志愿军烈士表示深切的悼念。

【补充人物介绍】任荣,1917年生于四川苍溪县。1933年参加红军,历任宣传干事,侦察队长,政治教员、股长、营教导员、农场政委、科长、团政委、师政委。新中国成立后,任东北军区组织部副部长,中国人民志愿军组织部部长,政治部副主任,50军政委,38军政委,西藏军区副政委,成都军区副政委兼西藏军区政委,中共西藏自治区委第一书记、自治区革委会主任、区政协主席,武汉军区副政委。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毛泽东说:天下黄土埋忠骨,就让他和志愿军烈士们在一起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版权说明:本文开头如无【原创】声明,则说明本文系网络转载资讯,资讯内容与本网站无关,其观点、立场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立场,本网站不对其内容承担任何责任。若资讯内容有侵权或者涉及到违法内容,欢迎大家积极举报,及时联系网站客服,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版权说明:本文开头如无【原创】声明,则说明本文系网络转载资讯,资讯内容与本网站无关,其观点、立场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立场,本网站不对其内容承担任何责任。若资讯内容有侵权或者涉及到违法内容,欢迎大家积极举报,及时联系网站客服,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相关阅读
最新图文资讯
厦门“天然小冰箱”,跨年冰不化,同安军营村再度成“网红”
厦门“天然小冰箱”,跨年冰不化,同安军营
近日,因受寒潮影响,军营村气温急速降低,据军营村高山迎旅游服务平台获悉军营村这两
从未来过月经,长沙51岁女子结婚多年如今被医学证明是个男人,丈夫都蒙了
从未来过月经,长沙51岁女子结婚多年如今被
△资料图源视觉中国,图文无关  今年51岁的张女士(化名)很闹心。  从未有过月经
又疯一个!美国女政客发推说扎克伯格、麦康奈尔妻子都是华裔,而“病毒来自中国”,网 ...
又疯一个!美国女政客发推说扎克伯格、麦康
来源:环球网  【环球网报道】突然四处乱开炮的她反被炮轰了。  据“今日俄罗斯”
曾春亮故意杀人案庭审:当庭认罪称“希望早日枪毙我”
曾春亮故意杀人案庭审:当庭认罪称“希望早
2月21日上午9时,制造三死一重伤的曾春亮涉嫌故意杀人案在江西省宜春市丰城市看守所开
租客酒后在出租屋内摔死,家属指责房东不装楼梯,法院:赔偿4万元
租客酒后在出租屋内摔死,家属指责房东不装
租客醉酒后在出租房内摔倒死亡,房东要担责吗?近日,该起案件在遂昌落槌,一起来看法
为“马仔”提供跑路和坐牢经费,照顾其家属,出狱时高调举行接风仪式!陕西21人涉黑案 ...
为“马仔”提供跑路和坐牢经费,照顾其家属
近日,山西沁水县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刘洋屹等21人涉黑案一审公开宣判。审 理 查 明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爱创网 ( 闽ICP备15009956号-3

GMT+8, 2021-4-13 12:04 , Processed in 0.46875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